丝瓜视频下午在安卓app

..co,最快更新女总裁的神医兵王最新章节!

使得这些人彼此看来,都是同等级的,拿钱买票来的。

如果有陌生面孔,也拿钱买票,他们自然不会说什么。

可问题是,此刻这个陌生的面孔,他的穿着打扮,以及气质,根本就不像是能拿出钱买票的人啊?

使得那个大腹便便男,便一边给他解释,一边露出了讥讽而又高高在上的笑容。

他叫魏光明,是香江一家制药器材公司的老板,白手起家,在香江闯出了一番名堂,甚至光明器材在大陆也极为畅销,让他跻身在香江名流权贵当中。

那个女人名叫冯晓丽,是香江连锁药业的老板,身价也不菲,看着李不凡的目光,充满了轻蔑之芒:“小伙子,这么跟说吧,想要参加向公子的订婚宴,没有请帖,就要花一百万买入场券。……有这个钱么?”

“说句不中听的话,看穿的这一身地摊货,怕是连这里的一个酒杯价值,都比不上,怎么好意思进来的。”

“我看这个小子,八层是来要饭的。”

“没错,大陆人很多都想偷渡到外面谋生,找不到工作,就只能要饭。”

“小乞丐,我这里有一百块,出去买碗面吃,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”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拿出一张百元钞票,但却是扔在了地上,用居高临下的口吻道:“跪下去捡起来,那一百块就是的了。”

李不凡没有任何意外,不管哪个地方的人,都是势利眼。

婷婷花样笑颜显露娇媚风采

尤其是上流社会,势力的更严重。

因为在他们看来,他们有钱,在没钱的普通人面前,就想彰显出高人一等的优越。

所以,每当见到有穷人混入他们当中,这些人就会抱团去嘲讽,去羞辱。

这就好比,一个在小学当班长的,忽然混入了大学学生会当中,自然会被这些人调侃揶揄。

但在社会上,调侃揶揄,就会变成讥讽,羞辱了。

李不凡看着那个给他钱的青年,笑道:“怎么就知道,我是要饭的?”

“不是要饭的,那还是来这里应聘的?”青年冷笑出声:“不是我瞧不起,能在这里当侍应生的,最低学历都是一本,最少也要精通两国语言,同时还要在餐饮服务业,学习三个月,才可以上岗。”

“看看这穷酸样,浑身都在散发恶臭的气息,有什么资格进入到这里?”青年傲然道:“给钱,那是念在我家世代学医制药,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善念,要是不捡,那就是不识抬举!”

这个青年名叫张晓军,家里的确是世代学医,近代更是建立制药公司,而他们家公司的制药,和常规意义上不同。

他们制出来的药都是半成品,然后以合理的价格,卖给真正制药公司,从而节省下来不少时间和精力。

而在华夏,这种公司虽然不止他们一家,但类似的公司也并不多。

使得他们家的良品制药,所制造出来的半成品,在华夏还是很有销路的。

但自从他老子死了,他上台管理公司之后,抬高半成品要价半分之十,使得销量大不如前,但他还是有手腕,在大陆找到了一家极大的制药公司,使得营业额不仅没有减少,还比以往增加了百分之三十几个点。

也因此,张晓军现在正是春风得意之时。

而在他看来,能拿出钱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,那就是在做好人好事,即便带着羞辱的成分。

但谁让他是施舍一方了!

被施舍的,就要承受!

魏光明,还有冯晓丽等人,也都纷纷开口,叫李不凡将地上的钱,捡起来。

言辞极具羞辱嘲讽,甚至他们的脸上,都浮现出了猫戏老鼠一般的戏谑笑容。

李不凡轻叹口气:“我真不是来要饭的。”

“不是要饭的?”张晓军冷笑一声:“怎么,自尊受不了了么?”

冯晓丽尖酸道:“穷人要什么自尊,哪有资格谈自尊!”

“捡钱!”魏光明也道。

“跪地上捡!”

“快点的!”其余的人,也都纷纷附和开口。

李不凡摇头道:“们是不是以为比我有钱,就可以踩着我的脑袋上,拉屎撒尿欺负我了?”

“看看,说的话如此粗俗,只有乞丐才会说这个让人恶心的字眼!”

“臭乞丐,说的没错,我们就是有钱,就是可以欺负!”

“不服?那就变得比我们更有钱啊!”

“他有钱?”冯晓丽怪笑两声:“能挣个百八十万,都是他上辈子烧高香了,还想超过我们,不自量力!”

李不凡有些生气了,神色严肃道:“我真的很有钱的,我身价数百亿,就算不如们,也差不了多少吧。”

数百亿的身价,在香江都可以跻身富豪榜前十了。

虽然皇宫酒店之内,的确有人有这个身价,但围着李不凡羞辱他的这群人,却是没有一个人,拥有如此雄厚的财力。

使得这些人愣了片刻之后,纷纷爆发出了不屑的笑声,看着李不凡,跟看白痴一样。

甚至,还吸引来了更多的人,围着李不凡,指手画脚,肆意羞辱。

李不凡冷眼看着这群无比势力的家伙,心里冷笑不止。

这就是人性,赤裸裸的展露在了李不凡的面前。

而他也甚至人性的丑陋,所以,早就有所准备。

就在这时,李不凡的手机响起了视频通话的提示音。

李不凡对着众人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接个电话。”

说完,李不凡挤出人群,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,这才拿出手机。

只见上面,显示的是白清寅的来电。

李不凡没有任何意外,接通了视频,便笑道:“什么事啊白总。”

魏光明等人,见李不凡鬼鬼祟祟的去一边接电话,顿时来了兴趣,便跟了过来。

当他们听到李不凡称呼对方白总的时候,那冯晓丽立刻冷笑出声:“还白总,他难不成在谈业务?”

“兴许是乞丐总经理也说不定呢。”

众人哈哈大笑,笑声掩盖了手机的通话声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