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似于樱桃视频app

轰!~~

空间震荡,劲芒错乱,画面模糊。

两股巨能,如乱海激涌,猛烈对撞。

这一击!

威力相当,势均力敌。

可让剑豹大大低估林辰的是,在强大余劲冲击下,竟然难以摧破林辰的战体防御。

林辰力量惊世骇俗就算了,难不成战体强度也是惊为天人?

是的!

林辰从未想过在战力上胜过剑豹,但对自身的战体强度却有着充分的信心。

吸元!

在余劲冲击之下,林辰暗中驱使吸星剑法,将浩瀚劲能吸纳为用,强化精炼着林辰的体魄脉气,也同时能在对敌之时补充回消耗的力量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嘭!~

有种害羞的感觉

林辰形神一震,虽得稳抗,却也依旧被逼退。

剑塔外!

“结束了!?”

“好恐怖的威能,无名竟敢正面交锋,这不是自寻死路?”

“半仙之威,不可挑衅!依我看,无名就是不死,也该是废了大半!毕竟豹爷这三层功力,可是真得没有留情啊。”

……

众人唏嘘不已,在他们所认知的逻辑中,龙境武者与半仙强者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,彼此间根本没有切磋可言。

尤其是剑豹可不是新晋半仙,而是实打实的二品半仙强者,即便林辰实力再强,那也是依旧局限于龙境层次,根本不可能会是剑豹的对手,能活着就是万幸了。

剑勇作为剑塔塔主,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感知到林辰的存在,气息甚至不弱反增,暗惊道:“太不可思议了,真乃奇人也!”

却见,镜像之!

一尊熟悉的威影逐渐显现,神情傲然,显得威武不凡。

“是豹爷!”

“真得是豹爷!我就说吗!无名又岂会是豹爷的对手!”

“无名呢?不会是真得被废了吧?”

“放心,无名死不了。毕竟以无名的实力天赋,在剑宗不可能毫无背景,豹爷就是想要教训无名也得把握分寸。”

“还活着就好,总算能够揭穿无名的庐山真面目了。说真的,要论输赢的话,我反而更期待无名的真实身份!”

……

众人紧盯着镜像,都期待着准备揭穿“无名”的真实身份。

“额?辰兄真得败了么?不过剑豹可是真正的半仙强者,就算会败给剑豹也是在于情理。但以哥对辰兄的了解,他可是从不打没把握的仗,不该如此冲动才是?”独孤冲紧皱着眉头。

渐渐的!

镜像变得越来越清晰,继剑豹之后,又隐隐显现出一道模糊的身影。

“还有人?是无名吗!?”

“天!真得是无名!无名竟然还活着!”

“不仅是活着,而且无名还接住了豹爷这一剑!”

“我的天!我是眼花了吗?我到底看到了什么?这怎么可能发生的事!”

……

全场哗然,心如狂澜,惊骇万分。

“辰兄!!”独孤冲差点情绪失控。

惊见!

林辰身如铁塔,稳若磐石,如同无敌的王者般,神情孤傲,意气风发,威风凌凌。犹如耀眼的炽日,强烈闪射着所有人的眼球。

尤其是那一张熟悉的面具,依旧顽固的冷傲。

无名!!

全场竟是沸腾起来,甚至忍不住在为林辰喝彩。

如果与剑书那一战,林辰可以扬名立万,那么与剑豹这一战,林辰却足以威震八方,轰动天下,足可堪称龙境第一人。

“看来,我败得并不冤啊。”在林辰的光辉照耀下,剑书面色黯然,摇头苦叹,全身上下都似乎写满了挫败感。

可别说,在场所有挑战过林辰的人,心中皆是满满的挫败感,深受打击,无地自容,甚至有些还得蒙上心理阴影。

当然,最打击的人莫过于是剑豹了。

见到眼前威风凌凌,毫发无损的林辰,对剑豹来说别提有扎眼,多耻辱。

想想!

他可是二品半仙强者啊,要他对付一个龙境武者,简直就像是捏死蚂蚁一样简单,可现在就是眼前这只蚂蚁接住了他的剑道奥义一剑。

耻辱!

无比的耻辱!

想着之前剑豹一直数落剑书他们是废物,可现在的他又何尝不是如此?如果可以挖个缝的话,那他现在恨不得钻进去。

“剑豹师兄,真是不好意思,看来是小弟侥幸赢了。”林辰不温不火的笑道。

“侥幸?”剑豹咬牙切齿,倍感羞耻,万分恼怒,当口质问:“小子!本少承认低估了你的实力,可就算你能挡我三层功力,也必定是损耗耗竭,最重要得是以你的龙境体,质也绝不可能承受得住剑道威能冲击,你到底使了什么法门?”

“就是说,无名再强,总得有个极限。”

“有些龙境武者确实可以借助外物强行提升战力,但体质是难以提升的,无名始终作为龙境武者,在耗竭元气的情况下,根本就不可能再承受得住震劲冲击。”

“那估计是有什么强力护身法宝吧?”

……

众人满脸惊疑,困惑不解。

林辰却是笑眯眯的回道:“剑豹师兄,就算我有法宝护身,可你我决斗之前,也未有言明小弟不可借助法宝吧?而且小弟跟你的差距如天壤之别,小弟为谨慎起见,借以法宝护身也不过分吧?”

“这…”

剑豹憋得满脸涨红,只要是他根本没考虑过林辰有任何获胜的可能,就算真有法宝护身的话,那也必定是全力挡护自己的攻击。

可现在,林辰仅凭自己的战力,就能够跟他三层功力正面抗衡,这绝对是超乎了他的想象,也是他无法接受的事实。

“没有是吧?那没有就对了。”林辰抱拳道:“抱歉了,这一战是小弟赢了!”

赢?

要他一个二品半仙,竟然败给一个龙境武者,那岂不得丢脸丢到全天下去了?以后还有何颜面见人?

“这一战事先没说清楚,不算,我们择日再战!”剑豹硬是厚着脸皮叫嚣道。

“师兄,你不会是输不起吧?”林辰淡淡一笑。

“明明是你使诈!”剑豹气得面红耳赤。

“使诈?呵呵,说真的,我还真不需要动用什么法宝!更没有因为要接你这一剑而耗竭元气!”林辰虎躯一震,龙象怒吼。

轰然!~

强大气势,伴随龙威,一怒而发,浩瀚无疆。

顷刻间!

镜像画面动荡,气流暴乱,龙象怒吼,威震八方。

论气势,比较之前,似乎更胜一筹。

“好强的气势!”

“可我怎么感觉无名似乎比之前还要更强了呢?”

“余力犹盛,看来无名真得没有动用法宝!”

……

全场惊哗,震骇万分。

感受着滚滚席卷冲击而来的强大龙威劲势,剑豹神情骇然,瞠目结舌,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:“不!不可能的事!这绝对是幻觉!”

林辰龙象盘身,气势凛凛,沉傲道:“剑豹师兄!如果只是你的三层功力,不怕打击你的说,就是再来一百遍,一千遍,你也无法击倒我!我选择尊重你,也请你能够尊重我!”

打脸!

绝对的打脸啊!

本来剑豹还想要厚脸无耻耍赖到底,可当林辰再度爆发出强大气势的时候,剑豹就不得不接受被挫败的事实。

因为林辰还不知道,他们在剑塔内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皆是公众于世,就是剑豹想要再赖皮也解释不过去了。

但为了保存最后的颜面,剑豹还是威胁性传音道:“无名!你确定要这么狠?你要是能给我一个台阶下,本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!”

“我赢了,你输了,这就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多谢赐教!”林辰抱拳道,自然不会买剑豹的面子。

“你确定?”

“我只是陈述事实,不管你接不接受,都是事实!”

“去你的事实,得罪本少,你会后悔的!”

“在我这里,没有‘后悔’二字,师兄请自重!”

“算你狠!走着瞧!”剑豹恼火欲走。

“等等,别忘了师兄你要给我的天品丹!”林辰立马喊住,还不是为了天品丹才会接受剑豹的无礼挑战。

天品丹!

剑豹嘴角一抽,面孔僵硬,恼怒万分。

不仅颜面大失,还得无偿赠出最珍贵的天品丹,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,无地自容。

“对了,小弟眼挫,无法分辨天品丹真假,不如师兄在扣去贡献点的时候顺道押放在塔主那里吧,多谢!”林辰淡淡补上一刀。

精明!

把锅直接甩给剑勇,就不必再担心剑豹在天品丹真假上作手脚了。

“本少的宝丹可不是那么好拿的,好自为之!”剑豹恨恨切齿,愤怒而去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