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杯奶茶app

小门子抬起头来,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迟疑的神情,轻声说道:“回皇后娘娘的话——皇上,皇上陪着贵妃娘娘,回寝宫去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

一听这话,冯千雁按捺不住,先惊诧得低呼了起来。

众人都看向了她。

虽然大家也觉得奇怪,但也没有她这么大的反应,许妙音也还算冷静,这个时候微微蹙眉,看了冯千雁一眼。

“宁妃?”

冯千雁大概自己也感觉到,自己的反应太大了,急忙轻咳了一声,掩饰住了脸上的慌乱和急躁,说道:“皇后娘娘请恕罪,妾,妾失态了。”

许妙音轻咳了一声,这才转头看向小门子,说道:“皇上,皇上陪贵妃回寝宫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,内阁大库——”

“那边,张公公他们继续守着,好像,没什么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

这一下,众人脸上的神情更诡异了。

贵妃明着硬闯内阁大库,这么大一件事,皇帝没有雷霆震怒也就罢了,竟然连一点处置的动作都没有,还自己陪着贵妃回寝宫。

这,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明显的觉得怪异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半晌,惠妃吴菀轻笑了一声:“贵妃娘娘……还真是恩宠无限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闯入内阁大库这么大的事,竟然都完没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后宫的规矩——”

听到她这么说,许妙音脸色一沉,冷冷道:“若皇上没有处置她,自然就是她没有逾矩之举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这么一说,众人的脸上神情各异。

事实上,从刚刚祝烽听到张济安来禀报的时候的神情,谁都知道,皇上肯定没有给她那样的权力,只是不知道,为什么这一次,竟然真的没有处置她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不过,知道那边没有事,许妙音倒是松了口气似得,淡淡说道:“好了,本宫也要休息了。”

听到她这么说,众人也都纷纷起身。

“叨扰了皇后娘娘半日,也让娘娘劳神了。”

“妾这就告退。”

“望皇后娘娘好生将息。”

许妙音听了他们的话,只淡淡的摆摆手,便看着大家退出了永和宫,不过,当冯千雁退到门口的时候,许妙音还是又说道:“宁妃。”

冯千雁立刻停了下来。

“皇后娘娘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也没有,”许妙音看着她高高挺起的大肚子,说道:“你现在都已经这个月份了,也要留神,不要到处乱走,回去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说完,冯千雁退了出去。

许妙音一个人坐在热闹褪去的永和宫中,半晌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宫女淳儿立刻上前来:“皇后娘娘,要休息了吗?”

许妙音想了想,说道:“你去寝宫那边看看。”

“娘娘?”

“他们必不会各自回宫,一定会去寝宫那边的,你过去看看,若没什么事便罢了,若有什么事,立刻回来禀报本宫。”

“是。”

淳儿得令,立刻走了出去。

果然,正如许妙音所担心的,那些嫔妃们退出永和宫之后,却都脚步迟疑,并没有立刻往各自的宫中散去。

尤其是惠妃和宁妃,两个人对视了一眼。

吴菀微笑着道:“宁妃妹妹,这是打算去哪儿啊?”

冯千雁也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惠妃娘娘又是如何打算的?”

“本宫?本宫想四处看看风景。”

“妾也是。”

“只是如此吗?”

“听说,贵妃娘娘最近的病情已经好转了不少,妾这些日子都没过去请安,今天,也该过去看看。”

“这样,倒好。”

他们说着,便一起往寝宫那边走去。

其他的嫔妃见他们两带头,自然也都跟着,一众人等一起走了。

南烟被轻轻的放到床上。

她的身上还带着外面的雨气,寝宫中又烧着暖炉,冷热一交汇,让她微微有些战栗。

祝烽站在床边,脱下身上的风氅。

低头看着她,道:“冷吗?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没有说话,只低着头,两只手交握着,看着她这样,祝烽伸手握住了她的两只手,果然,手指冰凉,掌心也没什温度。

他不由的皱起了眉头。

“朕去的时候,你在那里站了多久了?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低下头去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在祝烽以为她都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,才轻声道:“好像,挺久的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忍不住咬了咬牙。

这是他平时生气时的动作,不过这一次,他的情绪又好像不只是生气那么简单。

沉声道:“就是在想那件事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“没有?”

“……”

在祝烽双眼的注视下,南烟低着头,迟疑了许久,才慢慢的说道:“不止是想那件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而是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。”

她的口气,从这些日子以来就一直很淡漠,这个时候,也依旧是淡淡的。

却从那种淡淡的口气里,听出了一点不易察觉的惘然。

祝烽的心,不知怎么的,仿佛有一根弦被拨动了一下。

他想了想,慢慢的坐到床边,伸手将南烟耳边一缕沾湿了雨水的头发轻轻的捋到她的耳后去。

“还有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跟朕说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除了在内阁大库烧那些奏折之外,你还做过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没有回答他,只是抬起头来,看了他一眼。

虽然鹤衣、叶诤,还有皇后,玉公公他们会告诉他许多大事,但关于他们之间的事,没有第三个人能说得出来,自己不说,那就完被尘封在了记忆里。

是只属于她的,天底下最孤独的记忆。

刚刚,她也只告诉了他那一件,但不知为什么,只是听着过去的一个故事,祝烽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。

若说他完记起了,是不可能的。

但好像,有一些感觉,回到了他的记忆里,或者说,回到了他的身体里。

见南烟只望着自己,一言不发,祝烽又道:“嗯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有什么?为什么不说?”

就在这时,大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守在门口的玉公公对着外面说道:“各位娘娘,贵妃娘娘她暂不会客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