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下载污免费版

“老大,你可别翻我东西,尤其床柜……”

雷尼抓着他手腕一副哀求可怜的模样,浑然不觉把内衣的柜子说出来了,那兔崽子睡着了,房间也乱,打理起来太麻烦了。

夜林轻轻点头一笑,又调侃着小声道:“那么,不如你亲自监督我?”

“不了不了,我还得陪妈妈说话呢。”慌慌张张,雷尼转身脚步踉跄,一不小心撞门框上了,捂着鼻子喊痛。

她的闺房大概是很久没住过的缘故,缺少一种生活的“人气”。

被褥都是她新从橱柜里掏出来的,好像有经常晾晒,干净柔软。

“生活本就节俭,又家道衰落,然后又辛苦训练参加骑士考核,雷尼,真的很努力啊。”

盖着雷尼的被子慢慢闭眼,他倒是有心帮玛蒂娜重振家族,但是被婉拒了。

她现在志不在此,觉得平静就好,家里有一位骑士荣誉,当地镇长等官员,也会稍稍照顾一下,有事的话也不会为难。

德文好像也没有从政参军的想法,那少年志向是当个厨师,做遍天下美食去给母亲玛蒂娜吃。

……

翌日

优雅古典气质美女居家碎花裙清纯脱俗写真

夜林皱了皱眉,刚刚醒来就觉得胸口沉闷,压的慌,喘不过气来。

慢慢睁眼,第一场景见到的就是一头红色短发的雷尼,趴在自己胸口呼呼大睡,还不小心流了口水。

“雷尼,醒醒……”

拍着肩膀叫醒了贪睡的家伙,睡眼惺忪揉着眼睛,睡衣领口敞开,可见一小半如雪正义和挤压的弯曲深邃。

掩嘴打了个困倦的哈欠,迷茫道:“老大,你咋在我房间?想偷袭我嘛,我家屋子不隔音的。”

“偷袭你个鬼? 你不是和岳母睡一起的么?怎么跑这来了。”

“谁……什么岳母啊!”雷尼一下子来了精神,猛然撑起身,双手环抱后扭过头,鼻子里哼了一声:“可别自作多情? 我妈妈认可你? 但我还没说答应呢,我昨晚? 只是求你帮个忙演一下。”

夜林不做言语? 伸出手去捧住一张发烫的小脸? 埋首深吻。

在楼下做好早餐等雷尼叫人下来吃饭的玛蒂娜,偷偷在门缝瞄了一眼,默默摇头转身轻轻下楼。

…………

“任何? 报名参加魔斗士训练的孩子,其家庭,将会免去两年纳税? 同时还有一笔额外奖金,管吃管住? 帝国每个月? 还有对于魔斗士的补贴!”

小镇的花园广场? 几个身着灰袍和蓝袍戴着口罩的魔斗士? 正在一列帝国士兵的陪衬下,激情演讲。

毕竟只是个小地方不会过多停留,今天再开出丰厚的条件诱惑一下,应该能勾引到一些孩子多的家庭。

蓝袍的魔斗士,队长马库尔,掩在口罩下的表情满是讥讽。

魔斗士实验算是比较成功的实验项目了,但依然存在着不菲的伤亡概率,就算有幸被能量灌体不死获得魔法力量,但境界基本上也就止步于此。

有的,甚至还可能变成白痴。

成功一次者若是留存的魔法力量不多,实力和待遇也就比普通士兵,好上那么一点。

想要迈向更高境界,就得再接受九死一生的实验灌体。

他马盖尔本来就有微弱的魔法天赋,好运气两次不死后,现在待遇比起普通骑士都要好,备受尊崇。

经历两次残酷实验,侥幸存活的马库尔,心理隐隐发生扭曲,看向平民的眼神都像是看低贱的垃圾。

幸运者越少越好,这样才显得他马库尔与众不同。

在人群角落里的艾玛,面色灰暗无力,她昨晚苦口婆心劝了自家孩子,但他就像着了魔一样,幻想自己成为大魔法师。

“真是太可恶了,他们根本没有把危险性说清楚!”雷尼小脸愤怒,攥着拳头恨不得冲上去打这几个家伙一顿。

她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,自身又站的比较靠前,立刻就被马库尔所察觉。

轻蔑的眼神瞄到雷尼的骑士徽章时,还是稍微收敛了一下,淡淡道:“这位骑士大人,你好像对帝国的招募,有一些成见啊。”

夜林一把抓住雷尼的手腕示意不要激动,这家伙好麻溜的口才,一顶很重的帽子直接压了下来。

“咳,当然不敢,我们就是没见识非常好奇,有您这样无比强大的魔法师在,能给我们讲讲训练过程么?我以前也梦想,成为魔法师来着。”

情绪好不容易安稳的雷尼眼皮一跳,自家老大现在笑容满面,称呼一个小小魔斗士“无比强大”,这算是某种……不屑的鄙夷么?

昨天他还在冥界大门口溜达了一圈,手搓微型黑洞,合拢万米裂缝,把圣灵水晶天天当手套一样用。

听到半吹捧解释的马库尔满意笑了一声,倨傲道:“这是帝国机密,无可奉告,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。”

“那,大人,您能再表演一下么,就那个……魔法。”

夜林貌似是对魔法的力量非常感兴趣,还热切的拱了拱手,请对方演示一下,但无人察觉他眼中一闪而逝的金光。

“嗯~也好,斯盖,你来演示一下。”

沉吟片刻,马库尔还是随手指了一个属下,让他来表演一下魔法,这样能让那些还在这犹豫的人,坚定一下信心,倒也不错。

“好!”

夜林使劲一鼓掌吓了茫然的雷尼一跳,搞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傻乎乎的跟着拍手。

大概是魔法影响深久,围观的平民也想再见识见识,况且有了夜林和雷尼莫名其妙的带头,也下意识鼓起掌来。

一时间,现场气氛倒是热热闹闹,备受期待。

一位裹着灰袍的魔斗士用得意飘忽的步伐走在台前,撩开袖子,轻轻伸出右手,万众瞩目之下,然后……

寂静~

……

马库尔眉头一皱,斥道:“斯盖,你搞什么鬼!”

“不……不是啊大人,我想用火焰术的,但是,它不出来啊!”

斯盖使劲甩了甩手在衣袍上蹭蹭,仍然没有火焰缭绕于掌心,反而是几次古怪动作,让现场气氛开始变得微妙。

魔斗士,用不出来魔法?

“我记得昨天,他们的确会魔法来着。”有人低头,窃窃私语。

“马库尔大人说,魔斗士是特殊训练产生的,难道还有副作用?”

“说不定呢,我练剑的时候,也会膀子疼。”

……

眼见气氛越来越怪异,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。

偏偏底下那一对年轻情侣,还一副“我们很期待”的模样,顿时让马库尔脸上有点下不来台了。

平民也就罢了还能糊弄一下,但这两个人是骑士阶级,小有身份。

“马里乌斯,你来表演!”

“是!”

又一位魔斗士,站在台前斯盖的身旁,捋上衣袖,伸出一只手,然后……

寂静~

“马里乌斯,你又怎么了?”

“大人,火焰它不出来啊。”马里乌斯急的一头汗水,平常能模糊感应到的属性元素,今儿个就像狗子舔过的食盆,干干净净一点没有。

“一群废物!回去自个再能量灌体吧。”

大骂了一声,愤怒的马库尔决定使用一个强大的魔法,还吓吓这群看戏,没见识的平民。

撩开袖子,单手高举,气势汹汹,他准备让附近方圆二十米内飘起冰冷的雪花,改变一块区域的天气。

寂静……

怒意慢慢也僵在脸上,马库尔生涩抬头眼睛瞪的像铜铃,往常能比较清晰感应到的属性元素,现在是一丁点都没有,一片雪花都做不出来。

两人伸着手腕,一人手臂高举,都这么在围观之下干站着,脸色发青。

慢慢发出质疑声音的不仅仅是围观的平民,那一队帝国士兵也各种皱眉,这高贵的魔斗士,是摆造型表演体操来了?

原本几个对魔法师非常向往的孩子,也忍不住这种羞臊,嘲笑感,纷纷捂着脸不说话。

禁魔!

夜林在心里暗自摇头,他只是简单的把万米之内一切元素清空,这群魔斗士就废成了甘蔗一样的僵硬物,速成品的劣质性展露无疑。

假如是克拉赫在这里,就算外界没有一丁点元素,她也能用体内得魔力演化冰霜,降雪百米。

但是很明显,这些魔斗士压根就不会这种基本技能,只是粗劣的元素使用者。

xiazaitxt

Tagged